【醫療平權特輯】裝錯靈魂的身體

閱覽次數:104
媒體報導

來自大陸桂林的莫莫(化名),外型帥氣彷彿藝人。

 

【醫療平權特輯】裝錯靈魂的身體

這一刀,割掉的是心頭肉,也彷彿甩開這些年壓在胸口的沉重標籤。

兩個遠從大陸飛來台灣動平胸手術的女同志,在台灣獲得新生。

 

來自大陸桂林的莫莫與王傑(化名),一個是平面設計師、一個是室內設計師,他們精緻

的五官與有型穿搭,像極了韓國偶像GD,只不過這兩位小鮮肉,他們的性別欄是女,

也交女朋友,是大家口中的T。這一趟來台灣,不是為了觀光,而是因為知道台灣有個 

整形名醫 蔡豐州醫師是「平胸手術或是胸部切除手術」的權威,決心擺脫痛恨的「束胸」而來。

 

我的身體我做主

「平胸手術或是胸部切除手術」不是縮乳手術,不是大變小,而是完全切除乳房的手術。

不只是外觀的改變,倘若要達到女同志追求的「平胸」,必須得完全的清除乳房組織,

連女性哺育的功能都沒有。這麼重要的決定,難免讓人好奇是誰給了他們極大的勇氣?

更好奇背後的原因?王傑 幾經思考後回答:「不能說是某個人讓我們想動手術,

而是『穿束胸』對健康真的是一種危害!」。

 

對於想要打扮中性、追求平胸的女同志來說,又緊又悶的束胸,就像古代女子裹小腳,

為了好看,得忍受極大的束縛與不便。莫莫提到,很多人還在學校念書時還不覺得困擾,

但隨著束胸穿的時間越長之後,體檢就會出現一些乳腺增生、乳房壓迫變型、皮膚濕疹

等等的健康問題;而且真的很悶熱不舒服,就連健身時也很不方便,因為胸口被緊緊壓著,

無法抬手做一些上舉的動作。

 

為了看起來平胸,夏天莫莫也只能忍耐著悶熱,一直穿著束胸。手術後,即使運動,也可以像男性一樣「自由自在」!

 

台灣有經驗也安全

「我們也諮詢過內地的醫生,但內地法規還沒通過可以接納同性戀,根本不可能做切胸的手術,加上全世界的技術傷口疤痕都很大,所以才會來台灣找有經驗的醫生」莫莫說。

身邊很多的朋友都知道他們來台灣做手術,但因為大陸這類的訊息很封閉,他們又很想嘗試 卻無從了解,所以非常期盼著他們趕快回去分享手術到底是怎樣的一個過程。

 

王傑 憂鬱王子的氣質,想必很受到女生歡迎。

 

他們也回想,會知道平胸手術,約莫是在高中的時候看了一支視頻(影片),內容是台灣

整形醫師 蔡豐州幫一個渴望自由自在穿衣服的女同志,做平胸手術的故事。從那時候開始,他的心中就埋下一個小小的種子,希望有一天自己也能像影中人,無拘「無束」,所以很開心在這個社會風氣漸開的時候,可以來台灣圓夢。

 

平胸比隆乳更難

他們所提到的蔡豐州醫師,是全台灣極少數具「醫學博士」和「教授」頭銜的整形外科醫師,兼顧臨床和基礎醫學研究,更是全台灣女同志「胸部切除術」創新手術者。

 

我們也採訪到蔡豐州醫師,並從中獲知平胸的困難度。根據蔡醫師觀察,白人的乳房下大傷口切除法,乳頭乳暈也容易被拉到奇怪的位置,並不那麼適合渴求「正常」的同志朋友。

因此他採用的是全世界文獻上適合東方人、經過改良的方法:mastectomy乳房切除+free nipple graft乳頭乳暈移植,優點是傷口與疤痕小,完全集中在乳暈位置,沒有額外的傷口,不必住院可以當天回家,不會影響工作與作息。

 

蔡豐州醫師也提到,平胸手術的確困難,而且很辛苦,除了得把乳房組織「清」到一滴都不剩,加上傷口位為於乳暈內,如果患者的胸部非常大(他就蠻常遇到胸部非常大「F cup以上」而困擾不已的案例),就得在小傷口的限制下,同時切除範圍很大的乳房組織,

處理難以拿捏的多餘皮膚,以及減少周圍組織高低差(例如乳下線的隆起),才能非常平坦又美觀。

 

手術後,簡直比男生還平

由於經驗豐富,兩側平胸手術,手術時間大約只要2小時,可以完整對稱的取下兩邊的乳房組織,可以手術後供患者親自驗證奇蹟!!手術後必須好好照顧乳暈的疤痕即可。

 

隨著同性戀越來越被社會所接納,越來越多同志渴望平胸的情況下,蔡豐州醫師認為,平胸手術是一個「主觀的手術」,也就是患者需要,醫師盡力而為的手術,性向問題必須尊重個人意願,術前的心理建設與自我認同都確立了,醫生都會給予安全的保證與協助。

 

蔡豐州博士 Profile

  • 中華民國整形外科專科醫師
  • 醫學博士M.D,Ph.D
  • 教育部部定副教授
  • 臺灣美容外科醫學會常務理事
  • 前臺北醫學大學附設醫院整形外科主任
  • 中華民國美容外科醫學會會員
  • 中華民國外科專科醫師
  • 中華工商經貿科技發展協會亞太傑出經營楷模
  • 臺灣與中國大陸眾多整形醫學美容中心創設醫師與顧問

 

本文章擷取至鏡傳媒醫療平權特輯 【裝錯靈魂的身體】

https://www.mirrormedia.mg/story/20170829mkt001/

洽談諮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