眼整型的藝術 (三)

眼部手術

美形與靈性的現代之眼

流行語裏的電眼、大眼美女、大眼妹,無不以迥異的形式來歌頌大眼的魅力。王家衛電影裏梁朝偉的深情凝視,關之琳成名的天生美麗雙眸,郭富城的機車廣告裏的被潑水無辜眼神,幾乎已可謂東方時尚潮流之代表人物,演技亦可以因之發光發熱,既而傳頌。沉默羔羊裏的安東尼霍普金斯,所飾演的食人魔,以向上注視的邪惡之吊眼,直指人心。這種眼神中國古代稱為"眄刀", 又稱"望刀眼",即[視上於面則傲]。似乎西方審美標準,隨著生活型態,已長年進駐東方的思維中,不僅上眼皮較短,眼框較深,連專有眼神,也因此特殊的西方人解剖構造,才能呈現出如此的"安東尼之眼","賓拉登之眼"。有魅力有特色的眼神似乎一直被推陳出新,隨時有新的菜色與花樣,這是整形美容科醫師無法給與消費者的(作者從不稱消費者為病患,因為美容不是疾病,是一種自信的需要),美形之眼與真正靈性美麗之眼是有差別的。

----黑色的閃爍, 如蝙蝠竄入黃昏

東方人黝黑或黃澄的膚色,搭配黑色的毛髮,其實有種視覺上的立體效果。如港星古天樂、李美鳳即是一例。然而長久以來,單雙之爭由來已久各有所長,單眼皮被賦予先天上的原罪,似乎美的標準有一面倒向雙眼皮的趨勢。根據Fernandez的論文預估,亞洲人只有百分之五十有雙眼皮,誇張的說,真的是幾家歡樂幾家愁的情況,但較之樂透中獎機率還是要高得許多。其實美學上,只要眼裂 (即眼睛的寬度)夠大、不油腫,就像四大天王黎明、金城武的帥氣,似乎不因無雙眼皮而有所減少,整形改變反而是極度冒險之舉。這裏出現了一個邏輯上吊詭的地方,也就是典型的美女幾乎都有雙眼皮,而男酷哥則不一而足。所以接受整形時,必須了解這個差異,以免有畫蛇添足的反效果。男性割雙眼皮時,雙的程度不能太寬,脂肪與肌肉亦不能拿得太多,避免外表趨向日本文豪川端康成所謂的"女性化"的效果。

想要有美形之眼怎麼辦呢? 化妝法、貼眼皮法,眼鏡與有色隱形眼鏡,似乎是產生暫時性人工雙眼皮的折衷辦法,至少在美學的殿堂裡扮演著相同的目的。眼珠變顏色, 雖然不代表人種的改變,卻也突顯出現代文明獨衷"特別","特色"的一面。白蛇、白虎,生物的變種與突變,在人類適度的接受下,竟也成為文明的現象。有色隱形眼鏡好比咖啡的品種----咖啡裏成雙的稱為"女豆",Arabica比 Robusta的原種酸味重,卻較為我所喜愛,原因無它,因為別具風味與純淨。東方人眼眸裏如果要暈出女豆的香氣,肯定是人工做作的褐色味道,如Arabica之於Robusta的罐裝品牌,香奈兒的No. 5香水相對於其死對頭Jean Patou的Joy,快濃好喝罷了。誠如原本視力問題是戴眼鏡的目的,溯之源頭,乃與耶穌同時的羅馬大修辭家塞尼卡(Seneca),利用一種水球當放大鏡,在圖書館裏研究教義。直至十三世紀末,義大利終於出現了真正閱讀用的眼鏡,而同時的馬可波羅,也記載著此項中國人的使用。因此我們可以斷定,十四世紀時,眼鏡已被廣泛使用。1887年,在瑞士成功製造第一副隱形眼鏡,而各式有色眼鏡,甚至是墨鏡的使用,則可以掩飾一切內心的舉動,創造另一種風情。至於品牌呢?我迷惘了! 如果暫時性的人工美有品牌與名牌的區別,那麼永久的的人工美(整形)呢?也有時尚、品牌嗎?也會有人從小告訴妳,除了化妝之外,整形也是不錯的選擇?是否整形美容在華人圈也會像韓國人一樣普及?我不知道,因為這牽扯到醫療商業化的迷思。


 

洽談諮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