眼整型的藝術 (一)

眼部手術

美的認知從美學開始--東方美麗眼影

眼睛的語言
辨証:給我們雙眸的目的,倒底是透視?還是盲目?

眼睛,兩顆,像養在淺藍海水的黑膽石,光芒畢露;似身藏海底的瑰麗珊瑚礁,看透的往往是浮光掠影.

古語所謂 "人焉廋哉" (指顏面表情是無法隱藏內心深處想法的),雙眸象徵的靈魂之窗, 是人類情感與思想表達的工具,亦代表身體語言的一種型式, 解讀解構皆需要智慧和歷練,自古雙眼被稱為"官學堂",主聰明與官職。當地位不同的人見面,目光移動的情況, 足可代表其內心聰慧的看法,如地位階級相近的人,要顯露善意,便會用居於下屬的溫和眼神看待對方,流露出友善的回應;成語形容的"掩目而悲",當一個人身心最脆弱之際,您最想遮掩什麼?那就象徵性地遮掩與人溝通的第六感窗口吧。這一切似乎是從小的潛移默化環境生活教育所自然習得, 而非任何教科書或老師所教導的模式。也正因為沒有系統式的學習,沒有人重視,所以每個人的收穫領悟便差異極大。

透過眼睛我們豐富了內心世界接受的訊息,多采多姿,五彩繽紛。眼睛底部的網膜 (retina),比數位相機的CF卡功能還要強大,隨沖隨洗,很少故障罷工; 眼睛周圍的肌肉控制它的轉動,提供全視野天生"亂瞄"的好腳架,定位迅速。然而這些構造也有出差錯的時刻,例如斜視、鬥雞眼、色盲等等。雖然人人生而平等,但是即使樂觀如走唱[流浪到淡水]的李炳輝,也畢生不知道為什麼瞎的是他, 不是別人,不是你我;同樣的情形也發生在美國第十六任總統亞伯拉罕. 林肯 (Abraham Lincoln, 1809-65)的身上,為解放黑奴而努力, 甚至爆發南北戰爭,還因此被劇院演員暗殺的他,不僅有色盲,還為複視(眼肌不平衡)所苦。 眼,帶給我們知性,,感官的享受,賦予我們生活意義,相對的,我們也賦予它存在的價值。

<眼語>(ocular language) 的存在,類似鳥類社會中"啄的順序" ( 鳥的下輩為上輩所啄,其中有著一定的順序) 或是牛社會裡的"挑刺順序" ( 地位較低的牛聽任地位較高的牛,用角觝刺的順序) 的另一種呈現,既豐富了社會階級與人際關係,亦給予人們思考無限的遐想。羅蘭巴特的<戀人絮語>一書形容: [可憐相是做給對方看的--- 轉過身來, 瞧瞧我,被您折騰成什麼樣子]。瞧什麼呢? 歐陽修有名的<元宵詞>: [月上柳稍頭, 人約黃昏後….不見去年人, 淚滿春山袖.] 李後主<浪淘沙>:[往事只堪哀, 對鏡難排…..別時容易見時難.] 秦少游<臨江仙>: [曲終人不見,江上數峰青] …….他們以"見、瞧、 望、 看…" 來傳達心中豐沛莫之能禦的情感,思念終究還是比不上眼前的一切。自古多少浪濤英雄雅士,耗費無數詩篇畫軸,描繪它的複雜顛沛情感,動人心弦,蕩氣迴腸。眼睛的語意如此內外雙修,是一種http://www.eye.com.tw/互動身體二進位網頁,東方的眼哲學,兩首宋詞,莫札特的"未完成"………

我想光著腳到妳的眼波裏玩水/濺起水花/快樂和悲傷都淺淺的<曾淑美的詩>

我的臉在你眼裡湧現,你在我眼裡
無窒礙的真心在彼此臉上留駐
天下還有比這兩個半球更美嗎,
沒有尖銳的北極,傾斜的西 ---- 鄧昂(John Donne) <良辰>

 

洽談諮詢